湖北快三一定牛

  • <tr id='rp6WYf'><strong id='rp6WYf'></strong><small id='rp6WYf'></small><button id='rp6WYf'></button><li id='rp6WYf'><noscript id='rp6WYf'><big id='rp6WYf'></big><dt id='rp6WY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p6WYf'><option id='rp6WYf'><table id='rp6WYf'><blockquote id='rp6WYf'><tbody id='rp6WY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rp6WYf'></u><kbd id='rp6WYf'><kbd id='rp6WYf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rp6WYf'><strong id='rp6WY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rp6WYf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rp6WYf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rp6WYf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rp6WYf'><em id='rp6WYf'></em><td id='rp6WYf'><div id='rp6WY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p6WYf'><big id='rp6WYf'><big id='rp6WYf'></big><legend id='rp6WY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rp6WYf'><div id='rp6WYf'><ins id='rp6WY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rp6WYf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rp6WYf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rp6WYf'><q id='rp6WYf'><noscript id='rp6WYf'></noscript><dt id='rp6WYf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rp6WYf'><i id='rp6WYf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待疫情过去,看樱花烂漫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年02月18日 信息来源:兵团日报 编辑:01彩票app下载
                【字体: 打印本页
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李红

                如果疫情过去,你第一件事是干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这几天,在微信的朋友圈中,在订阅的公众号中,不时可以看到这样的发问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国外留学的网友ω回应:以最快速度回国,给父母一个大大的拥抱;湖北鄂州的一位护士说,最近太累了,想在家躺一个星期;被疫情所困春节期间无法回武汉与家人团聚的网友则坦言:坐最早※的航班回家……待疫情过去,我最想做的事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如果只能有一个选择,答案一定是:到武汉看樱花烂漫。这不是一时的念想或突发奇想,而是埋在心底很久很久的愿望。很多年前就听朋友提起过武汉大学的樱花:每到春天樱花盛开的季节,朵朵粉红色或白色的花朵边开边落,满天满地,让每一个空间都变得柔软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仿佛电影中的某个镜头,是怎样浪漫而醉人的情景啊。不用闭上眼睛就能感受到樱花所带来的无言之美。据说武汉大学还有一个樱花大道,不长,不过数百米而已,但每年都有着无数无数的游人千里迢迢万里迢迢地到那里去赏樱花。看樱花开,也看樱花落——一朵樱花的花期只有六七天时间,盛开的时刻也是凋零的时刻。

                在生命最灿烂的时候凋落,带给人们的是一种怎样的滋味?虽无从体验,但对樱花的向往却成了心中挥之不去的期盼。倘若把时间推移到更加遥远些的还没有电脑也没有网络的年代,自己从书籍上读到的有关樱花的文章,写的也是每当沉闷的冬季过去,樱花最先绽放。人们纷纷走向户外,择樱花树而坐,或倾听花开的声音,或看落花满地;或饮酒赋诗,或吟歌抚琴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切的一切,无不唤起我对樱花、也对因樱花而变得情趣盎然的城市武汉的向往。然而,无论是有限的外出学习或旅游,又都与武汉无缘。

                一直没能急于踏上那片土地,还因为一种潜在的心理在作怪:武汉自古以来都是国之重地,发生在那片土地上的故事值得我静下心来细细阅读。这样的城市,也更适宜于在有了大把的闲散时间后从容驻留。

                多种走进武汉的方式,在对这座城市的渴望中萌生。我在静悄悄地寻找着,也期待着。

                四五年前去长沙学习。结束后,有同学提议去武汉一游。这一提议让我怦然心动。多么想提上行李箱,来一场说走就走〒的旅行。但最终,我还是用力地按下了这冲动。尽管长沙和武汉这两座城市之间不过隔着一个洞庭湖,直线距离仅300余公里,可此行只有三两天时间。倘若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游客走马观花地云游一番,是否辜负了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武汉心心念念的惦记与牵挂?比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去,我更愿意把这座城市留给来日可以自在且逍遥地融入它的时候。

                自己最终与武汉擦肩而过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时间决定你会在生命中遇见谁,你的心决定你想要谁出现在你的生命里,而你的行为决定最后谁能留下。”梭罗在《瓦尔登湖》这部书著中的沉思,似是道出了我对武汉那座遥远而陌生的城市的复杂的情感。相信时间会决定我与武汉之间的缘分,因为我的心决定了武汉这座城市一定会出ξ现在我的生命里。我会在那里静静地呆上一段时光,在武汉的山山水水、角角落落,感受它昔日的战火及永不消失的英雄气概,感受它作为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的神秘气息,感受它如樱花般璀璨的不可言传ξ 的城市之美。我不会以一个游客或过客的身份,而是以一个居住着的姿态,近距离地触摸它的每一寸肌肤和一颦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  对武汉的牵念,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在心中增长着。尽管那座城市里没有我的一个亲人,也没有一个朋友,但心却没有理由地执拗地向往着它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长沙学习期间,在岳麓书院旁的一个书店中,无意中淘得《武汉会战》一书。该书记述的是1938年间中日双方为防守和攻占武汉而展开的一场恶战。这虽然不是我深究的课题,但却是我认识、了解武汉的一个窗口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将这本书拿在手中掂量了片刻。行囊已然有些沉重,是否该买下它?最终,我还是没有抵挡住来自武汉的魅力,把这本书塞进了行李。

                有意无意间,我搜寻着与武汉相关的各种资料、书著。闻名世界的壮观的武汉长江大桥,李白送别好友时“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”的黄鹤楼,距今约3500年前的盘龙城遗址……信手拈来,这座担负着数千年历史的城池里,深藏着几多让人流连忘返的理由?也许,喜欢一座城市原本就是不需要理由的,就像爱一个人,爱着便是,无需言语。

                随着我对武汉的理解、认识的加深,这座城市似已成了一个未曾见过面的老友。也曾一次次地设想过走进武汉的种种情形,或是武汉会以怎样的方式迎接我这个素昧平生的探访者?没有答案。我唯一所能做的便是,时◣不时地从网络上搜索一番有关武汉的故事或信息,或用手中之笔记录下对那座城市的遐想。

                没有想到海量的来自武汉的信息,这座城市赫然打开自己的方式,竟然是新旧年交替的今年春节前后这场突然而至的疫情。

                武汉不是一座城市在孤军奋战。当我们每一个身处武汉之外的人的目光都聚焦这座城市,都在关注着这座城市,都在深深地祝福着这座城市时,我们的命运卐无形中早已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宅在家中的日子里,不停地从电视、手机上,了解着有关武汉疫情的最新情况。我还从一些当地人写的居家笔记或↑疫情笔记之类的文章中读出,他们中的不少人来自外地,在武汉打拼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座城市承载着几多梦想与荣光?无论现在它正背负着怎样的沉重与不堪,承受着怎样的痛苦与无奈,请相信,春天就在眼前,樱花烂漫的季节很快就要到来。当疫情过去,我们一同到武汉赏樱花,踏寻那一份自在,重拾一份浪⊙漫和温存,可好?